Lacie

头像和主页都出自冬子大大。

英智脑粉,次推栗子。
团主推fine,次推Kn,红茶部有那——么好。
CP比较不吃泉真/凜绪/零晃
欢迎勾搭喔//

[涉英] 平行

感謝帕冰桑幫我想標題,我就是個標題渣。
腦洞關鍵字是不治之症,平行世界,自作孽不可活。
雖然第一三個都沒寫出來(

#OOC, OOC, OOC
#時間跳躍有
#私設有
#沒有劇情,都是矯情和囉嗦的心理戲
#BE,角色死亡有(你們懂的
#我真的是英智p



Parallel 1

台下歡呼聲此起彼落。
安可曲已經唱了兩次,但觀眾的熱情依舊不減。他們的沸騰都傳達着對台上的組合——Fine的支持和喜愛。
台上四人牽着彼此的手,向觀眾深深地鞠躬。
天祥院英智站在中間,左手牽着銀髮的魔術師,右手牽着粉髮的小少爺,再過一點是藍髮的執事。
Fine的四人在最年少的桃李也畢業後立即出道,很快便在演藝圈有了一席之地。為了遷就各成員的個人工作,Fine的團體活動並不多,他們的人氣卻依舊節節上升,是新興偶像團體的領頭者之一。
Fine的三週年紀念演唱會此刻在東京巨蛋劃上完美的句點。雖然四人一起演出並不是什麼新鮮事,但他們卻是非常賣力,畢竟這又是一個嶄新的里程碑,標誌着昔日夢之咲的王者實力絲毫不減,而且從今以後他們也會一直一起走下去。
天祥院英智想着,握了握左手中的手心。
是的,一直在一起,走下去。

回到後台,姬宮桃李被伏見弓弦帶去更換衣服。天祥院英智和日日樹涉在一處黑暗的角落擁吻着彼此。工作人員正忙着收拾,沒有人會發現他們。這個認知讓他們更為放肆,舌尖與舌尖相互交纏,雙手不自覺地開始摸進濕透的演出服,互相觸摸着熟悉的身體。
天祥院英智覺得自己今天大概也有點忘我,明明體溫很高,他卻比平常更熱切地索求着日日樹涉的溫度。而對方也不負所望,伸進他口腔裏的舌頭肆意地滑過他的上鄂,讓他不住顫抖。
一吻既畢,天祥院英智滿足地被日日樹涉圈在懷中。健康的身體、一同奮鬥的夥伴、熱情的支持者、以及近在咫尺的戀人,他全都擁有了。幸福到不真實的生活讓他每天都像是活在夢中,但他並不會不安。畢竟他可是要成為理想到不真實般純粹、清白,能讓人憧憬的存在。
「涉......」天祥院英智還在喘氣,「我有好好地努力着對吧,我們正在走向高峰對吧,Fine——我們所目指的高峰——」
「是喔,我的陛下。」日日樹涉打斷了他的話,溫柔而不唐突。
「所以,英智,醒來吧。」



Parallel 2

天祥院英智猛地張開眼睛。
加護病房的精密儀器正發出細微的聲響,呼吸器因為他急促的呼吸而蒙上一層霧氣。
他迅速意識到這是他熟悉的醫院。
大概是工作過度所以倒下了吧,接手天祥院家後,蜂擁而至的龐大事務不允許他善待自己的身體。他已經忘記自己上次正常地進食是什麼時候了。
怔怔地凝視着蒼白的天花板,響徹會場的歡呼、舌尖之間相互傳遞的熾熱溫度彷佛還存留在耳際,但他還是殘忍地意識到那是他深埋心中的念想、是他無法觸及的平行世界。
這具殘破的身體已經無法痊癒,肉眼看不見的病魔時刻侵蝕,提醒他永遠都無法攀上他所目指的高峰,且永遠留不住那個人。
他的目光移向自己的左手,還是那樣的蒼白而冰涼,能夠溫暖他的溫度早已不在。大概是坐着熱氣球離去的吧,甚至是生出了翅膀飛走,畢竟......
「涉什麼都能做到啊......」
天祥院英智喃喃自語道,連這句輕輕的話也讓他的身體一陣絞痛。他分不清是器官還是內心的痛楚,也許兩者皆有吧。

但他還是叫喚着。
涉、我的涉。

我的一生是為囚鳥也是為黑籠,被囚禁的同時也只知道藉由囚禁留住他人。但你不一樣,你是註定自由的青鳥,是備受神明寵愛的眷屬,是我永遠都得不到的希冀。我註定愛上你,註定因你而重生,然後註定失去你。你的一切和我都不一樣,你是要為世界帶來愛與驚喜的存在,我是靠着汲取他人夢想而活的怪物。也許只有時刻向我招手的死亡能夠將我們永遠聯繫在一起。
但我卻不想死。我想更多地活着,更多地見證這個因你而變得美麗的世界,更多地愛着你。你的每一步都走在我心頭的鋼線上,像是在起舞的腳步讓我心驚膽戰卻又無法移開視線,如果能掉下來該有多好——我居然曾經這樣想過。但使神明的眷屬墜入凡間是惡魔的罪行,惡魔又怎能和你攜手并行、怎能被你愛上呢。所以我只能緊抓住你的長髮,在未曾思考出留住你的方法前便讓你從我的手心溜走,無聲無息。然而即使到了現在我也想不出那個所謂的「方法」,如何使你不被我漆黑的愛意所污染之餘又留在我的身邊,讓我妄想自己能獨佔你的愛。
但我卻不後悔,終其一生都沒有後悔過與你的邂逅,沒有後悔過獻上我短暫一生的所有愛意。即使這份愛會殺死我。

迷迷糊糊間他想起那個夢境,他想,那個世界的自己已經成功了,他得到了一切,成為連身在平行世界彼方的另一個自己都無比欣羨和憧憬的存在。
而這個世界的自己只能凝視着一片夢境,自憐自傷,行盡極惡之事,擁抱着無疾而終的愛意走向滅亡。
他想起,涉說過,他的眼睛很漂亮,是蔚藍青空的倒影。
不對啊,他喃喃道。
如果我的眼睛很漂亮,那是只能是因為,我凝視的青空中有你的存在。

在意識即將再次陷入黑暗前,天祥院英智彷佛聽到病房的門口傳來腳步聲。
啊啊,是你嗎。
僕の、渉。



Parallel 3

「......英智。」
日日樹涉思索了許久,最終還是選擇了這個稱呼。
他自詡為皇帝的小丑,此刻卻連該變出怎樣的花朵都不知道。
他擅於演繹浮誇的言語,此刻卻連該如何表達最真摯的情感都覺得困難。
他掏出一束白玫瑰,輕輕放在地上。
並不是因為這是哀悼的花,並不是因為他對那位皇帝心存敬意。
「愛しでる。」

=====================================

评论(1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