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cie

头像和主页都出自冬子大大。

英智脑粉,次推栗子。
团主推fine,次推Kn,红茶部有那——么好。
CP比较不吃泉真/凜绪/零晃
欢迎勾搭喔//

[泉嵐] 回眸(2)

嵐姐生日快樂啊啊啊啊啊請當這是生日賀文吧(X

==========================================================


「哈?我和游君的事情用得着なるくん來擔心了?」瀨名泉挑了挑眉,「我是在問,なるくん為甚麼不來向前輩道別?」

「討厭啦泉ちゃん,這種會讓少女哭泣的場合人家才不想參加呢,萬一哭花了臉多丟臉呀。」鳴上嵐一如既往,用甜膩膩的聲線說道。

「......是嗎,那就算了。我也只是因為一整天都沒看到你才來看看的,不過なるくん還真是一如既往地小看我啊——」說着,瀨名泉再走前兩步,捏了下鳴上嵐的臉,「你剛剛哭了吧,眼圈都腫了還想用化妝品瞞過去,明知這樣對皮膚不好?你還有當模特的自覺嗎?」

在察覺到那微微腫起的眼圈後,瀨名泉其實再也按捺不住了。明明只是一個臭小鬼,整天就只顧着隱藏起真正的自己,明明是應該盡情依靠前輩的年紀,卻比任何人都要成熟得令人火大——

其實、很寂寞吧?寂寞到連自己的感受也不敢傾訴,寂寞到用成熟的鎧甲包圍着自己。總是帶着一副笑臉,卻甚少會由衷地感到快樂;總是溫柔待人,卻甚少被溫柔相待......很多很多,關於鳴上嵐的事,他都知道。

此時他才發覺,不知道甚麼時候開始,儘管他的目光總是追逐着另一個人,但在回眸之際,他的身後總有一個人,願意笑着等待他。

所以他知道了,對方看起來與所有人的關係都很好,但能與之交心的好友是少之又少。

所以他知道了,每次knights的練習後,對方都是一個人走回家,而他的父母長期在海外工作,家裏只有他一個人。

所以他知道了,對方的目光不時會無意識地看向自己,待自己出聲才會回過神來,笑着打混過去。

——所以他現在知道了,自己為何僅因為對方沒來和他道別而心浮氣躁。那是一份長時間以來都被自己忽略、但又如此惹人憐愛的感情。

既然都察覺自己的想法了,瀨名泉並沒有打算像少女漫畫的主人公一樣掙扎個幾個星期幾個月後再將之傾訴而出。畢竟——

なるくん紅腫了的眼眶,一點都不好看啊。

============================================================

當鳴上嵐聽見瀨名泉說「別哭了,我也是有好好看着你的,而且從今以後也不打算改變」的時候,他整個人是懵的。

他還沒想好要怎解釋自己的眼圈呢。

在最初發現瀨名泉進來課室的時候,你想只要用一如既往的語氣說話,遲鈍的泉ちゃん大概就不會發現了......不會發現他其實是想眺望他從校門離開的身影,不會發現他今天已經哭過好幾次,不會發現、他藏在心裏的感情——

鳴上嵐一直覺得自己是個堅強的人,無論如何難受都能以笑待人是他的優點,但只要想到眼前這個人即將畢業,而自己再也沒有能留在他身邊的理由,只能以後輩的身分目送他離去,就覺得無所適從。明明以後也可能會有模特的合作,他們仍然能夠有交集點,只是彼此的距離會變得稍微遠了一點而已啊,他這樣安慰過自己無數次,卻也不能令心中的難過減少那麼一點。

人家居然喜歡泉ちゃん啊。鳴上嵐在眾人開始籌備畢業活動之後,才驚覺在不知不覺中,對方已經佔據了他的心。

他看向瀨名泉認真得不帶一絲陰霾的晶藍眼瞳,心中翻江倒海。

這種發展以鳴上嵐藏於心中的情感而言絕對是最佳發展,但真的是自己所想的意思嗎?

他其實並不是沒有察覺到瀨名泉對自己的格外寬容和關心,那是他無意識下的溫柔,足以證明自己於他已經不止是普通的後輩。

但也是僅此而已。說不定對方就是把自己當作親近一點的朋友,和鳴上嵐所抱持的感情完全不同。自作多情地認為自己佔有特別的一席,只會換來對方的抗拒吧。

他不害怕被拒絕,卻害怕被拒絕後會失去彼此之間的友誼,令他們之間再也沒有交集的理由,最後只能任由對方從自己的生活中消失殆盡。

所以鳴上嵐完全不打算要告白。

但瀨名泉這麼一句,就直接將自己的決心打成碎片。

他怔怔地回望着,漂亮的紫藍色眼瞳又流下了淚水。

「泉ちゃん......是甚麼意思?」話一出口,他馬上想打死自己,都這種時候了還懦弱些甚麼。

「就是你想的那種意思——なるくん超~喜歡我的對吧,因為我要畢業了,所以才在這裏哭吧?」說着,瀨名泉俯下身子,抓住他的手腕,將兩人的距離拉近,「我告訴你,從今以後你要哭也可以,但不能躲起來一個人悄悄流淚;你喜歡我也可以,但不準甚麼都不說就打算瞞過去;你要如何煩人如何纏人都可以,但不可以——」

他咬了咬下唇,將對方擁入懷中。

「但不可以覺得寂寞。」

鳴上嵐突然覺得自己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堅強,明明是如此笨拙的情話也能將他的鎧甲輕易地擊碎——不,大概是被自己的震驚、心動、如願以償的幸福感所擠壞的吧。

想要撒嬌、想要示弱、想要就這麼被擁抱的心情快要將自己淹沒,他緊緊地抱着名為瀨名泉的救生圈,才有了那麼一點真實感。

「泉ちゃん的意思是......即使畢業了我們也會一直在一起?」

「嗯。」

「以後人家有甚麼心事都可以跟你說?」

「不是可以,是要跟我說。」

「以後人家可以一直一直一直賴着你、可以向你撒嬌、做飯養貓睡覺逛街都可以在一起?」

「なるくん超~煩人啊。」已經懶得回答的瀨名泉放開了懷中的鳴上嵐,吻上對方的唇。

一個蜻蜓點水、又無比溫柔的吻。

「這樣就可以了吧?」瀨名泉撇開視線。

鳴上嵐看着對方在夕陽照耀下也明顯通紅的耳尖,覺得自己的心跳聲都要響徹天際了。他帶淚的臉上綻放出一個微笑,不像他在拍攝時般勾人魂魄,卻是洋溢着真誠的幸福和感動。

「泉ちゃん,恭喜畢業。」

============================================================

這長到沒天理的回憶殺
主要是寫沒有安全感的嵐姐和......霸道總裁mode on的泉總(X
下章就會寫兩人的攝影合作了......準備吹一波兩人的美貌和塞攝影師一嘴的狗糧
是說我沒想過要寫多久才完結(#
然後我50連沒花店嵐姐,連青葉都沒抽到(突然哭泣.jpg

评论(1)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