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cie

头像和主页都出自冬子大大。

英智脑粉,次推栗子。
团主推fine,次推Kn,红茶部有那——么好。
CP比较不吃泉真/凜绪/零晃
欢迎勾搭喔//

[涉英] 平行

感謝帕冰桑幫我想標題,我就是個標題渣。
腦洞關鍵字是不治之症,平行世界,自作孽不可活。
雖然第一三個都沒寫出來(

#OOC, OOC, OOC
#時間跳躍有
#私設有
#沒有劇情,都是矯情和囉嗦的心理戲
#BE,角色死亡有(你們懂的
#我真的是英智p



Parallel 1

台下歡呼聲此起彼落。
安可曲已經唱了兩次,但觀眾的熱情依舊不減。他們的沸騰都傳達着對台上的組合——Fine的支持和喜愛。
台上四人牽着彼此的手,向觀眾深深地鞠躬。
天祥院英智站在中間,左手牽着銀髮的魔術師,右手牽着粉髮的小少爺,再過一點是藍髮的執事。
Fine的四人在最年少的桃李也畢業後立即出道,很快便在演藝圈有了一席之地。為了遷就各成員的個人工作,Fine的團體活動並不多,他們的人氣卻依舊節節上升,是新興偶像團體的領頭者之一。
Fine的三週年紀念演唱會此刻在東京巨蛋劃上完美的句點。雖然四人一起演出並不是什麼新鮮事,但他們卻是非常賣力,畢竟這又是一個嶄新的里程碑,標誌着昔日夢之咲的王者實力絲毫不減,而且從今以後他們也會一直一起走下去。
天祥院英智想着,握了握左手中的手心。
是的,一直在一起,走下去。

回到後台,姬宮桃李被伏見弓弦帶去更換衣服。天祥院英智和日日樹涉在一處黑暗的角落擁吻着彼此。工作人員正忙着收拾,沒有人會發現他們。這個認知讓他們更為放肆,舌尖與舌尖相互交纏,雙手不自覺地開始摸進濕透的演出服,互相觸摸着熟悉的身體。
天祥院英智覺得自己今天大概也有點忘我,明明體溫很高,他卻比平常更熱切地索求着日日樹涉的溫度。而對方也不負所望,伸進他口腔裏的舌頭肆意地滑過他的上鄂,讓他不住顫抖。
一吻既畢,天祥院英智滿足地被日日樹涉圈在懷中。健康的身體、一同奮鬥的夥伴、熱情的支持者、以及近在咫尺的戀人,他全都擁有了。幸福到不真實的生活讓他每天都像是活在夢中,但他並不會不安。畢竟他可是要成為理想到不真實般純粹、清白,能讓人憧憬的存在。
「涉......」天祥院英智還在喘氣,「我有好好地努力着對吧,我們正在走向高峰對吧,Fine——我們所目指的高峰——」
「是喔,我的陛下。」日日樹涉打斷了他的話,溫柔而不唐突。
「所以,英智,醒來吧。」



Parallel 2

天祥院英智猛地張開眼睛。
加護病房的精密儀器正發出細微的聲響,呼吸器因為他急促的呼吸而蒙上一層霧氣。
他迅速意識到這是他熟悉的醫院。
大概是工作過度所以倒下了吧,接手天祥院家後,蜂擁而至的龐大事務不允許他善待自己的身體。他已經忘記自己上次正常地進食是什麼時候了。
怔怔地凝視着蒼白的天花板,響徹會場的歡呼、舌尖之間相互傳遞的熾熱溫度彷佛還存留在耳際,但他還是殘忍地意識到那是他深埋心中的念想、是他無法觸及的平行世界。
這具殘破的身體已經無法痊癒,肉眼看不見的病魔時刻侵蝕,提醒他永遠都無法攀上他所目指的高峰,且永遠留不住那個人。
他的目光移向自己的左手,還是那樣的蒼白而冰涼,能夠溫暖他的溫度早已不在。大概是坐着熱氣球離去的吧,甚至是生出了翅膀飛走,畢竟......
「涉什麼都能做到啊......」
天祥院英智喃喃自語道,連這句輕輕的話也讓他的身體一陣絞痛。他分不清是器官還是內心的痛楚,也許兩者皆有吧。

但他還是叫喚着。
涉、我的涉。

我的一生是為囚鳥也是為黑籠,被囚禁的同時也只知道藉由囚禁留住他人。但你不一樣,你是註定自由的青鳥,是備受神明寵愛的眷屬,是我永遠都得不到的希冀。我註定愛上你,註定因你而重生,然後註定失去你。你的一切和我都不一樣,你是要為世界帶來愛與驚喜的存在,我是靠着汲取他人夢想而活的怪物。也許只有時刻向我招手的死亡能夠將我們永遠聯繫在一起。
但我卻不想死。我想更多地活着,更多地見證這個因你而變得美麗的世界,更多地愛着你。你的每一步都走在我心頭的鋼線上,像是在起舞的腳步讓我心驚膽戰卻又無法移開視線,如果能掉下來該有多好——我居然曾經這樣想過。但使神明的眷屬墜入凡間是惡魔的罪行,惡魔又怎能和你攜手并行、怎能被你愛上呢。所以我只能緊抓住你的長髮,在未曾思考出留住你的方法前便讓你從我的手心溜走,無聲無息。然而即使到了現在我也想不出那個所謂的「方法」,如何使你不被我漆黑的愛意所污染之餘又留在我的身邊,讓我妄想自己能獨佔你的愛。
但我卻不後悔,終其一生都沒有後悔過與你的邂逅,沒有後悔過獻上我短暫一生的所有愛意。即使這份愛會殺死我。

迷迷糊糊間他想起那個夢境,他想,那個世界的自己已經成功了,他得到了一切,成為連身在平行世界彼方的另一個自己都無比欣羨和憧憬的存在。
而這個世界的自己只能凝視着一片夢境,自憐自傷,行盡極惡之事,擁抱着無疾而終的愛意走向滅亡。
他想起,涉說過,他的眼睛很漂亮,是蔚藍青空的倒影。
不對啊,他喃喃道。
如果我的眼睛很漂亮,那是只能是因為,我凝視的青空中有你的存在。

在意識即將再次陷入黑暗前,天祥院英智彷佛聽到病房的門口傳來腳步聲。
啊啊,是你嗎。
僕の、渉。



Parallel 3

「......英智。」
日日樹涉思索了許久,最終還是選擇了這個稱呼。
他自詡為皇帝的小丑,此刻卻連該變出怎樣的花朵都不知道。
他擅於演繹浮誇的言語,此刻卻連該如何表達最真摯的情感都覺得困難。
他掏出一束白玫瑰,輕輕放在地上。
並不是因為這是哀悼的花,並不是因為他對那位皇帝心存敬意。
「愛しでる。」

=====================================

[泉嵐] 回眸(2)

嵐姐生日快樂啊啊啊啊啊請當這是生日賀文吧(X

==========================================================


「哈?我和游君的事情用得着なるくん來擔心了?」瀨名泉挑了挑眉,「我是在問,なるくん為甚麼不來向前輩道別?」

「討厭啦泉ちゃん,這種會讓少女哭泣的場合人家才不想參加呢,萬一哭花了臉多丟臉呀。」鳴上嵐一如既往,用甜膩膩的聲線說道。

「......是嗎,那就算了。我也只是因為一整天都沒看到你才來看看的,不過なるくん還真是一如既往地小看我啊——」說着,瀨名泉再走前兩步,捏了下鳴上嵐的臉,「你剛剛哭了吧,眼圈都腫了還想用化妝品瞞過去,明知這樣對皮膚不好?你還有當模特的自覺嗎?」

在察覺到那微微腫起的眼圈後,瀨名泉其實再也按捺不住了。明明只是一個臭小鬼,整天就只顧着隱藏起真正的自己,明明是應該盡情依靠前輩的年紀,卻比任何人都要成熟得令人火大——

其實、很寂寞吧?寂寞到連自己的感受也不敢傾訴,寂寞到用成熟的鎧甲包圍着自己。總是帶着一副笑臉,卻甚少會由衷地感到快樂;總是溫柔待人,卻甚少被溫柔相待......很多很多,關於鳴上嵐的事,他都知道。

此時他才發覺,不知道甚麼時候開始,儘管他的目光總是追逐着另一個人,但在回眸之際,他的身後總有一個人,願意笑着等待他。

所以他知道了,對方看起來與所有人的關係都很好,但能與之交心的好友是少之又少。

所以他知道了,每次knights的練習後,對方都是一個人走回家,而他的父母長期在海外工作,家裏只有他一個人。

所以他知道了,對方的目光不時會無意識地看向自己,待自己出聲才會回過神來,笑着打混過去。

——所以他現在知道了,自己為何僅因為對方沒來和他道別而心浮氣躁。那是一份長時間以來都被自己忽略、但又如此惹人憐愛的感情。

既然都察覺自己的想法了,瀨名泉並沒有打算像少女漫畫的主人公一樣掙扎個幾個星期幾個月後再將之傾訴而出。畢竟——

なるくん紅腫了的眼眶,一點都不好看啊。

============================================================

當鳴上嵐聽見瀨名泉說「別哭了,我也是有好好看着你的,而且從今以後也不打算改變」的時候,他整個人是懵的。

他還沒想好要怎解釋自己的眼圈呢。

在最初發現瀨名泉進來課室的時候,你想只要用一如既往的語氣說話,遲鈍的泉ちゃん大概就不會發現了......不會發現他其實是想眺望他從校門離開的身影,不會發現他今天已經哭過好幾次,不會發現、他藏在心裏的感情——

鳴上嵐一直覺得自己是個堅強的人,無論如何難受都能以笑待人是他的優點,但只要想到眼前這個人即將畢業,而自己再也沒有能留在他身邊的理由,只能以後輩的身分目送他離去,就覺得無所適從。明明以後也可能會有模特的合作,他們仍然能夠有交集點,只是彼此的距離會變得稍微遠了一點而已啊,他這樣安慰過自己無數次,卻也不能令心中的難過減少那麼一點。

人家居然喜歡泉ちゃん啊。鳴上嵐在眾人開始籌備畢業活動之後,才驚覺在不知不覺中,對方已經佔據了他的心。

他看向瀨名泉認真得不帶一絲陰霾的晶藍眼瞳,心中翻江倒海。

這種發展以鳴上嵐藏於心中的情感而言絕對是最佳發展,但真的是自己所想的意思嗎?

他其實並不是沒有察覺到瀨名泉對自己的格外寬容和關心,那是他無意識下的溫柔,足以證明自己於他已經不止是普通的後輩。

但也是僅此而已。說不定對方就是把自己當作親近一點的朋友,和鳴上嵐所抱持的感情完全不同。自作多情地認為自己佔有特別的一席,只會換來對方的抗拒吧。

他不害怕被拒絕,卻害怕被拒絕後會失去彼此之間的友誼,令他們之間再也沒有交集的理由,最後只能任由對方從自己的生活中消失殆盡。

所以鳴上嵐完全不打算要告白。

但瀨名泉這麼一句,就直接將自己的決心打成碎片。

他怔怔地回望着,漂亮的紫藍色眼瞳又流下了淚水。

「泉ちゃん......是甚麼意思?」話一出口,他馬上想打死自己,都這種時候了還懦弱些甚麼。

「就是你想的那種意思——なるくん超~喜歡我的對吧,因為我要畢業了,所以才在這裏哭吧?」說着,瀨名泉俯下身子,抓住他的手腕,將兩人的距離拉近,「我告訴你,從今以後你要哭也可以,但不能躲起來一個人悄悄流淚;你喜歡我也可以,但不準甚麼都不說就打算瞞過去;你要如何煩人如何纏人都可以,但不可以——」

他咬了咬下唇,將對方擁入懷中。

「但不可以覺得寂寞。」

鳴上嵐突然覺得自己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堅強,明明是如此笨拙的情話也能將他的鎧甲輕易地擊碎——不,大概是被自己的震驚、心動、如願以償的幸福感所擠壞的吧。

想要撒嬌、想要示弱、想要就這麼被擁抱的心情快要將自己淹沒,他緊緊地抱着名為瀨名泉的救生圈,才有了那麼一點真實感。

「泉ちゃん的意思是......即使畢業了我們也會一直在一起?」

「嗯。」

「以後人家有甚麼心事都可以跟你說?」

「不是可以,是要跟我說。」

「以後人家可以一直一直一直賴着你、可以向你撒嬌、做飯養貓睡覺逛街都可以在一起?」

「なるくん超~煩人啊。」已經懶得回答的瀨名泉放開了懷中的鳴上嵐,吻上對方的唇。

一個蜻蜓點水、又無比溫柔的吻。

「這樣就可以了吧?」瀨名泉撇開視線。

鳴上嵐看着對方在夕陽照耀下也明顯通紅的耳尖,覺得自己的心跳聲都要響徹天際了。他帶淚的臉上綻放出一個微笑,不像他在拍攝時般勾人魂魄,卻是洋溢着真誠的幸福和感動。

「泉ちゃん,恭喜畢業。」

============================================================

這長到沒天理的回憶殺
主要是寫沒有安全感的嵐姐和......霸道總裁mode on的泉總(X
下章就會寫兩人的攝影合作了......準備吹一波兩人的美貌和塞攝影師一嘴的狗糧
是說我沒想過要寫多久才完結(#
然後我50連沒花店嵐姐,連青葉都沒抽到(突然哭泣.jpg

[泉嵐] 回眸

初次寫ES文,寫給花店嵐總(X)的祭品文。
畢業後同居設定。
私設甚多,小學生文筆,或許ooc。
因為是用手機碼字所以排版或許會很難看(#
請求大家輕噴,歡迎私信給意見><

============================================================

清晨六時,東京市郊某一棟房子的主人房內,一位自稱臉值過億而事實上他也靠着這張臉賺了快上億的酬金的名模——瀨名泉緩緩地睜開眼睛。


惺忪睡眼中的薄霧片刻便散去,回復了往常晶藍的銳利。他從枕邊摸索出手機,瞄了眼時間,便撐起身子,拍了拍枕邊人——鳴上嵐的臉。「なるくん,該起床了,你早上有工作吧?」


「嗯......泉ちゃん......」鳴上嵐顯然是還沒醒,迷迷糊糊地夢囈着,還蹭了蹭瀨名泉的手。


無論是誰都好聽到自己的戀人夢囈着自己的名字還一臉幸福地蹭着自己的手,心都會軟了個大半吧。瀨名泉姑且也是屬於這個範圍內,更何況他的戀人長了副極其俊美的臉,撒起嬌來更是事半功倍,讓他心跳一下子快了好幾拍。


瀨名泉揉着鳴上嵐柔軟的頭髮,心裏盤算着還能讓對方賴多久的床又不會遲到,然而與此同時,鳴上嵐又模糊地夢囈了句——


「人家......想吃炸雞塊......」


......


瀨名泉默默收回了手,然後猛地拉開對方蓋得密不透風的被子,狠狠地捏住那張彈性良好的臉。

「なるくん給我起床!」

「痛痛痛痛泉ちゃん你放手然後把被子還來人家好冷啊啊啊啊!」


今天的鳴上嵐也精神抖擻地起床了,真是可喜可賀。


============================================================

「泉ちゃん怎麼能對少女那麼粗暴太過份了啦。」

半小時後,鳴上嵐坐在餐桌前早餐,哀怨地看着瀨名泉。

「......過分的是你吧。」想起剛才的事,瀨名泉瞄了他一眼。

「人家明明甚麼都沒做——」

「超~煩人。快點吃完就換衣服出門,不然你今天工作耽誤了可是會影響到我的!」說着,他吞下了最後一口沙拉,「你不是忘記我們今天有攝影合作了吧?」

「怎麼可能~人家可是期待很久了~」說到這事,鳴上嵐馬上Luck up,心花怒放地笑着,「泉ちゃん和人家都是大忙人呢,就算事務所讓我們合作,行程也經常不合,這次難得可以一起工作了人家可是超開心的~」

「明明不知道是誰不好好地當個模特,硬是要到處混一下,最近還開發自己的品牌了,到底是誰更忙啊?」瀨名泉收起對方已經空掉的碟子,涼涼地盯了他一眼。

「人家對時裝和化妝都很有興趣嘛......明明泉ちゃん最近也歌手出道了。」鳴上嵐微微嘟起嘴。

瀨名泉覺得這樣的鳴上嵐真是超~煩人的。

所以他湊上那張姣好的臉,一下吻了下去,並滿意地收穫了對方通紅的臉頰。

嗯,色澤和濕潤度都不錯,看來並沒有太累,雖然也可能單純是保養得好。

「なるくん說夠了就換衣服去。」他拿起碟子走進廚房,「外面挺冷的記得穿厚一點,我可不想照顧病人。」

......良久,愣住的鳴上嵐終於回過神來,捂住自己的臉大喊,「泉ちゃん太犯規了!」

「不想再來一下就換衣服去!」

============================================================

下午三點,攝影棚內。

先到的是瀨名泉,他最近本來就沒甚麼檔期——雖然聽說自家老闆打算在夏天將他拉進一個大企劃。

化妝師手法熟練地在他的臉上畫來畫去,瀨名泉想閉上眼睛稍作休息,但鳴上嵐的臉總在他腦海中浮現。

明明就是一個臭小鬼,為甚麼會在自己的心中佔有那麼重要的地位呢。

他不止一次想過這個問題,然而都是無解。

瀨名泉想起在四年前,自己畢業那天,在將第二顆鈕扣強行塞給遊木真、接受完大家的祝福後,還是沒有見到某個身影。

他問了朔間凜月,對方回答鳴上嵐今天是有上學的,但就在課室裏沒出來。

「再不去看看的話,セッちゃん就要錯過ナッちゃん了喔~」還附贈了這麼一句。

於是在所有人都離開校園後,他帶着一絲煩躁走進了2-B的課室,果不其然看到那個他正在尋找的人。

鳴上嵐坐在窗邊的位置,眺望着校門的方向。夕陽為他修長的身影鑲上一層昏黃色的花邊,和他金黃的髮色相映成輝。

察覺到動靜,鳴上嵐轉過身來,看見來者是瀨名泉的時候「啊拉」了一聲,露出漂亮的笑容,「是泉ちゃん啊,怎麼了?居然會來找人家。」

眼瞳是深邃的紫藍色,像是最上乘的寶石,又像是搖曳的紫藤花。他慣有的一絲嫵媚和少年感,與他俊美的五官形成一種渾然天成的美,讓人無法移開視線。

果然是個模特啊,瀨名泉有些恍神地想。

「泉ちゃん?」鳴上嵐又叫了一聲,他這才回過神來,「なるくん居然沒來和我這前輩道別,還要我親自來找你。臭小鬼就是臭小鬼,無論多久都學不會何謂禮儀對吧?」

「找我......泉ちゃん才是,不去跟着真ちゃん沒關係嗎,不在同一間學校的話就很難見面了喔~」鳴上嵐怔了怔,然後迅速巧妙地輕移了話題。

TBC.

============================================================

是不是斷在很奇怪的地方了哈哈哈哈
愈寫愈長一發不可收拾,泉嵐簡直甜cry(つд`。)・。
一直想着要為泉嵐tag貢獻一下但懶癌末期的我到現在才動筆(#
我會盡快更的了,祝我抽到花店嵐總吧!!!

3/3: 被指出開首和別的太太的梗有相似之處,所以更改了,感謝指證,真的非常抱歉><也順便修改了一些bug,希望大家食用愉快OTZ